【倪匡悼念特辑:倪匡告诉我的事(三)】罗湘婷 / 凡人最逍遥

  师承自大宗师王天兵和扬州疯丐金二的卫斯理,武艺高强,Yǒu点自豪Yú自Jǐ的身手了得,常常自诩“受过严格的武术训练”,一掌可以击毙一头水牛;一身软骨功,可以把自己塞进密封囚车的椅子里,实在令人啧啧称奇。他是个好奇心奇重的人,好管闲事,也充满正义感,好打Bào不平,因此牵扯Chū桩桩件件的奇情故事。然而他也很莽撞冲动,极度缺乏耐性,Yóu其是和白素一同出场的时候,他就开始犯各种低级失误,反衬白素的精明睿智,心思缜密。就是这样一个有血有肉,至情至性的卫斯理,在我对于宇宙和人生的认知ShàngWèi生成的时候,入驻我的心灵,形塑我的人格,影响我的世界观、生死观和价值观。

  

  卫斯理系列陪我走过童年DàoShào年,在朋友没几个的那个少女时Dài,丰富了WǒDe小宇宙,我Huì记得在会考前躲在被窝里偷看《天外金球》的执拗和狂热。Cóng《钻石花》到《只限老友》,如今每一本都好好地躺在书架里,承Zài着所有Wǒ对于世界乃至宇宙的好奇和想像。倪匡是个老顽童,他终于蒙C召唤而去,与当年的卫斯理一样,到了那个奇幻的世界,见到了ABCD,与他Mén笑看人间江湖了。

  我记得《贝Qiào》里家财万贯的万良生,认为名和利牵绊了他的灵魂,不如寄身于一海螺,更为逍遥快活。也记得《丛林之神》获得预知能力的霍景伟,早就预知了自己的结局,也毅然躺上手术台,Zhǐ为了能够拔除自己的预知能力。还有《不死药》和《活俑》Zhōng对于长生不死De反思……。我们梦Mèi以求的金钱、名利终究只是粪土;预知能力、长生不死、时光旅行、隐形等超能力得之也并非幸Shì。最终,还是当个凡俗之人Zuì为逍遥。

  在我成长的90年代,马来西亚的青少年仍然浸沁在海量的港台作品之中。拿着扫帚当打狗棒,自称丐帮帮主,耍耍降龙十八掌;走在路上,幻想着掉到哪个深山幽谷,捡到九Yáng真经,即成盖世英雄。彼Shí我只是个小学生,这些个Fěng云际会,我是不甚Liǎo解,只是比我年长10岁的兄长,常常把这些来自彼岸的传奇租借回家里。就在10岁那年,我阅读了人生中第一本卫斯理Xì列——《Tòu明光》。从此我无法自拔地沉醉在倪匡的奇情世界里,卫斯理既如俗世百姓般平凡,亦如出世高人般超然。这一号人物,真正是活在了倪匡的笔下,也活在了我的青春里。